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农垦人风采 >
农垦人风采
陆友生刘芳的幸福生活
作者:淮文宣  时间:2018-06-12 11:24  点击:

       近日在江苏农垦淮海农场职工休闲体育运动广场上,见到了是我熟识的长辈陆友生夫妇在散步,印象中的陆友生还是那样的不善言语,只是快人快语的妻子刘芳甚是健谈,说起两个人结婚52年来的金婚生活,发出了仿佛就在眼前的感慨,而一同随行的陆友生只是笑笑,算是应答。

反正表姨不会骗我

家住滨海县五汛镇汛东村的刘芳在20岁那年,在40多公里外二师十团一营三连(现淮海农场一分场三大队)工作的表姨刘必珍一天中午突然带来三个人到家里说媒,交谈中得知表姨是带他们来给自己相亲的。虽说对男女关系授受不亲的刘芳,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道理她还是懂得的,于是就偷偷腥地看了陆友生一眼后,乘表姨一人时腼腆地对她说:“只要是表姨看中的,我就愿意,再说表姨你也不会害我。”其实刘芳听到事情的缘由后,心底里想到自己也能像表姨那样,到农场上班拿工资多好哇。

由于淮海农场是19524月由中国人民解放军102师在荒滩上开荒创建的农场,当时万名官兵来这里开垦时,本身女兵是少之又少,跟随父母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那年一起移民来到淮海农场的陆友生已经21岁了,在老家没有合适的对象,到了农场后看到姑娘更是稀缺,陆友生的父母更是着急,于是从五汛嫁到农场的刘必珍更是他父母经常去提亲的地方。热心助人的刘必珍想起自己待在闺中的表侄女和憨厚肯做的陆友生,便有心牵头撮合。

得到刘必珍答应做媒的消息后,陆友生便约连队刚与汛东村姑娘结婚不久并认识对方家的两个朋友一起,与媒人一起走了将近半天才到女方的家,虽然没有多少言语交流,两人便懵懵懂懂地相处了起来。

之后的两年间,陆友生也只有在过节送礼的过程中每年去女方家两三次。随着交往的加深,两人开始筹办婚事。

结婚是人生大事,来不得寒酸和马虎。为此,陆友生为刘芳置办了两套结婚用的条绒衣裤和36元钱的聘礼,外加祖传的一付耳环和一付银镯;床上只有被褥没有缎面,就向花茂雄家借用;自己则将就地把大哥的棉袄借来,准备风风光光地办个像样的婚礼。

刘芳的父母也按当地习俗,收了30元礼钱,把6元钱当成回礼退给了陆家。

每个月仅有23元工资的陆友生,按当地婚礼创新的做法,找来了其他12位好友,以每人每月出10元请会钱(份子钱)的形式,置办了三桌席,总算把大事给办了下来

结婚第三天,花茂雄家就迫不及待地上门来索要棉被缎面,这时刘芳才如梦初醒,说什么也不给还,相互争执不下,花家就找来了连长来调解,十分不甘的刘芳没有法子只好作罢,眼睁睁地看到人家把漂亮的绸布被面给拆了下来,之后又得知丈夫的棉袄也是借的大哥的,更是让刘芳心中胆寒。

“没想到陆家竟然这么穷。”经常以泪洗面的刘芳,直说陆家把她给骗惨了。

女主外来男主内

骗婚已经让刘芳心里产生了阴影,由于结婚前两人加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也不过一周,双方并不怎么了解,等到了真正生活在一起时,两人的性格才暴露了出来。

陆友生,一直以来以见人微笑、憨厚寡言示人,但吃苦耐劳和做事是一把好手,事做得虽好,可就是磨工大,以致工效不高;刘芳却相反,为人处事性格泼辣,敢说敢当,做起事来更是雷厉风行。熟悉他们的人都说,这两人性格相差太大,工作起来又是大相径庭,真不知怎么走到一起的。

刘芳表示,相处久了,才发现陆友生虽说人憨厚,但在家肯做事,会照顾人,人还是蛮好的。有了陆友生在家,家里的事就放心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想他就是这个性格,你不挑谁来挑呢?”依旧说话直来直去的刘芳说,“好在他性格好,家务争着做,虽说有时也有争执,他大事大非上他一直就让着我,所以呀,我们俩一生中很少红脸吵架。”

待知青回城前,陆友生和刘芳先后当上了班长,两人带领各自的班在水稻栽插、收割或是挖土挑担工作中,互相激励,互相竞赛,多次双双被连队评为先进个人。

在知青回城那年,有门道的刘芳也想着丈夫像知青那样到城里去发展,于是就找到城里特殊的亲戚关系,最后竟因为陆友生大字不识一个而作罢。

待知青回城后几年,养育了一女两男三个小孩,家庭琐事又繁忙的刘芳,索性辞掉了班长的职务,对孩子们的教育倾注了极大的心血,给他们以最好的教育和陪伴。之后,有本事的刘芳凭自己能说会道的嘴巴,又把三个小孩陆续弄进了城里去工作。

“多年来的教育投资没有白费,三个小孩及其女婿媳妇个个对我们孝顺有加。”刘芳开心地说着。

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刘芳退休后就到盐城帮女儿、媳妇带孙子孙女去了,陆友生则留在家承租田。刘芳说,“没有老伴的日子,让我实在是受不了,后来就直接叫他把田转给其他人种了,这样我们分开两年后,无论在城里带孙子,还是回农场居住,我们又聚到了一起。”

人吃五谷哪有不生病的一次在盐城儿女家我们一起散步时,发现老伴咳嗽时痰里带着淤血,我顿时大惊失色。这时他才跟我说,因怕她担心,咳血已经好几天了。刘芳连忙叫来儿女把丈夫送到医院检查,原来肺部长了一个拳头大的肿瘤以为恶性肿瘤的刘芳,顿时是嚎啕大哭,儿女们也是眼里噙满了泪水,就我那最小的三岁孙女也跟着哭了起来,细问之下,原来她也害怕失去爷爷,听了叫人真是心酸。

为了治好老伴的病,刘芳天天守在医院不离半步,而儿女们个个争着拿出钱来,请最好的医生最贵的药来看病医生通过切片观察,说幸亏肿瘤是良性的,但陆友生也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才出院

“要不是老伴对我这么好,我不知道会落下个什么陆友生附和着说,五年前我大腿上得了血栓,不能跑来不能动,又是老婆全程服侍,又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才康服

“都说是少年夫妻老来伴。几年前,我整个人无缘无故地瘦了20多斤,害怕出状况的陆友生连忙催我去医院查查,这才得知我患了高血糖,难怪最近乏力。”刘芳动情地说,“陆友生更是颠前跑后服侍着,还特地按医生的吩咐,买我能吃的菜,提醒我按时吃药,就是生怕我有个什么闪失。”

你看,现在我们两个人再也不分开了刘芳说,我们住在农场大儿子买的别墅里,相互照顾的生活,就甭提有多惬意了。

“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养生,早晨六点钟就去晨练,傍晚六点半去跳广场舞在与刘芳散步的路途中,她一路告诉着我,“陆友生只是早晚在别墅后边的河中下网逮虾,没事时拎着钓杆去河边钓鱼。平时两人在家一起伺弄蔬菜田,做做家务,跑跑玩玩,你看,这样多好。

“钱多钱少我们都无所谓,我就喜欢这样两个人这样陪伴和说说玩玩的生活。”刘芳欣喜的表示,“再说我家的儿女们个个说,你们把退休的钱吃光用光,只要你们身体好好的,就是我们最大的荣耀。”

 

------分隔线----------------------------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开户  幸运农场历史开奖  幸运农场  澳彩网彩票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幸运农场官网  聚富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